学子风采
《花名与烟盒》——2017级本科生“书香工商”优秀作品节选
2017-12-31  作者:胡盈  访问次数:138

花名与烟盒

作者:周玉振(工商1702

曾经听说过这样一件事情。有一次一行人游园,作家白先勇先生也在其中,到了花坛旁,白先生能认出每一种花儿,看花的时候目中无限柔情。想到白先生作品中常常列出来的那一串花名,实在是他心中早就留存下的锦绣。

我大约四五岁的时候,常在家门口的小卖部那里跟一群孩子玩。其中有一个孩子最引人注目:他能看着烟盒花纹准确识出烟名,说出价格。这实在是一件大本事,我做不到,当时就觉得这孩子聪慧异常。回家讲给父母听,父母大惊,连忙告诉我这是不对的事情,当时的我实在是不能理解。

和现在一样,那时候每逢有孩子的聚会,就要让自家孩子来展示本领。兴趣班报了那么多,这就是用场。我是最怕这个场合的,因为我没什么好展示的。我父母最常教我的是什么呢?最熟悉的就是《诗经》里边儿的草木鸟兽,其次是古诗,而古诗呢我又不比别人背得多,所以常常羞怯地躲在椅背后面。

现在早就没了游园这一说,更不用讲识一识花草。那我学的有什么用处呢?我问父母,他们只是大笑,告诉我内心记着就行,为什么一定要让别人知道呢。

这些都是后来才明白的事情了。这样的问题一直有人问:通识教育好不好?那些知识有没有用?读书有什么好处?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反智,每个反智的问题似乎也得到了像模像样的解答,虽然那些回答我不能一一记得。不过我总认为,这个问题的提问者和回答者之间并非有着不可跨越的鸿沟,比如我们拿金庸的书说一说。

金庸先生少年时候看了很多好东西,听了很多好东西,存留在心里面,就好像一颗种子,抽枝生叶出来的都是审美水准,再写起通俗小说来,笔尖流光溢彩。要说他高,高于别人的就是他作品中的美感。王路先生曾经提过这个情节,郭靖黄蓉当时在太湖归云庄,一直到了太湖船舱之上。船舱里面密谋着家国大事,船舱上面是一对年华正好的侠客佳人,四野里是太湖夜色和猎猎风声。这种意境,没有心中的美,作家能够构建吗?

我感谢我心中留存着的花名,至少在我的心里面它们开得很是茂盛,至少它们散发出的香气以及折射的光彩都是我生命很重要的养料。

那么,那个背烟盒名字的小孩子呢?他或许分不清蔷薇和玫瑰,也搞不懂诗人写的梅花是个什么东西。没有接受过美的教育,要怎么懂得美呢。

早期教育已经在灌输一种基本的价值观。我很庆幸我所认识到的价值是美的,换言之,美是有价值的。而我身边的那个小孩,我不确定他是否明白美的价值,但他内心一定认为,成人化或世俗化的物件是有价值的。

这种基本的价值观就如同人生的第一粒扣子,一旦不对,往下就可能要全错了。

我想这就是我对于上面那个问题的回答了。这么说起来就要记起了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教育的好,古语常说不学诗,何以言,美早就化作涓涓细流浸润了少年的心灵,最早的那一个教育、人生的第一粒扣子——价值,就已经到达了圣人所要求的境界。

那么,你人生的第一粒扣子是怎样的呢,心中是否也有可人的一片花园。